是时候跟“外币理财”说Bye Bye了

2018-01-12 12:20

  各位新年好,新年我们直接来爆料。如题,很快,您就会发现,不少商业银行,尤其是中资银行,将不再推、不再设计产品、甚至不在新做“外币理财”业务了;存量的,到期兑付掉,客户也未必再能买得到了。

  为了确认这则消息,我总共问了三个省市的不同银行分行相关业务分管人士,他们要么是在年前去开过当地外管的闭门会议、要么得到过口头传达,其中外币理财停止新发,正是其中一项。

  既然是外管的意见,大家一定猜得到背景咯:数月来资本外流压力加大。外币理财没得玩了,那换美元存美元的保值增值吸引力就下降了。(不过这事也可以反过来想,如果市场情况未来持续稳定向好,这些暂时性的意见和措施,也可能不再执行)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2015年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2015年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达2.94万亿人民币,代客累计涉外收付款逆差达1.29万亿元人民币。

  当然,开个闭门会议肯定不会只商议出这么一招,其它还有诸如对个人换汇“多对一”予以严审和管控,即不能使用多人额度为一人外汇需求换汇;还有对于银行的“远期售汇”的管理,无论是在资本项下还是经常项下,比如,在对客户申请办理外债还本付息手续时,有银行发文重提,要求各分行严格执行外汇局相关提前还款,即只要贷款合同中没有提前还款条款的,一律不得办理提前还款;企业的境外直接投资也不能随意提前购汇;而在贸易项下,比如有企业几周后需要完成一笔对外付款的,本来呢只要客户提供贸易合同,银行在操作中经常允许客户提前购汇,但现在,客户最多只能在实际支付日提前5个工作日购汇,再早就不行了。

  类似这样的外管指导、银行严审来应对异常资金外流的办法措施还有不少,大家有兴趣,不妨来阅读下面的文章。欢迎大家留言与我们交流

  不过呢,也要提一句,很多个措施都不是什么“强制性”的,主要是让银行加大自查力度,而对于一些外管的口头意见,不少银行具体怎么做怎么落实,还在研究中。

  在某股份制银行从事贸易金融业务的赵经理熟练地登录着海运公司的网站和船迅网,这些网站他从前并不像现在这样频繁使用。他说,接总行通知,他比以往任何期间都更严格地核查着跨境贸易企业客户的货权单据。

  “如果多笔付汇使用了同一个货权单据,或是货权单据上显示的重量、装运港、集装箱号信息有疑点,像是装货港和卸货港是同样的、货权单据日期早于合同和信用证开立日期,又或是在公共网络核查出单据不实,我们都可能因贸易的真实性存疑而审慎办理、或办理业务。”赵经理在接受“愉见财经”专栏采访时说得头头是道。被赵经理团队拦在门外的,是有风险的企业跨境收支业务,其中涉及大量换汇需求。

  张行长在一家中型银行的基层行工作,他最近对银行售汇业务兴趣不大,原因是上级行取消了这块业务的内部激励政策,即便靠此业务拉动了中间业务收入,支行和业务们也提不到相关的励或“费用”额度。

  在广东专门帮一批“富跑跑”干着“蚂蚁搬家”式化整为零个人结汇出境的“换汇中介”王先生最近傻了眼。他常去的多家银行都已经加强了个人分拆和重复购付汇管理,以前那种用足一张身份证一年5万美金额度的“封顶换汇”和“多对一”用多个人换汇给一个账户的做法,都已经越来越受阻。

  “银行现在对新客户首次换汇额度‘封顶换’了起来,有中介可能性的一批人一起换也了起来,更麻烦的是,有一些银行,只要个人换汇超过1万美元,就要提前好几个工作日预约,有时候一等就是一星期。”王先生的工作“难度”加大了。

  这些“转变”的背景,或为数月来资本外流压力加大。“愉见财经”从多家银行获悉,节前,一些地方外汇局分支机构也对银行开了闭门会议或做了口头指导。在管理的重视和银行自总行下达的跨境业务加强管理的下,资本流出的“管道”被扎紧。

  “‘推’和‘防风险’是要两手抓的。”某跨境业务颇为领军的银行总行人士称,他们正在寻求某种平衡,既要让企业和个人正常合规的贸易、投资活动所涉的外汇结售业务得到便利,也要“看得懂”现在宏观市场形势,管住异常跨境资金流动风险。

  该人士在接受“愉见财经”采访中数次提及,重要的是“领会政策意图”,因事涉“稳定和金融秩序”。对于客户的需求,他表示要“管理”+“引导”。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2015年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2015年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达2.94万亿人民币,约合4659亿美元,境内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付款逆差达1.29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009亿美元。

  “愉见财经”专栏近日采访多家商业银行国际业务、信用卡等多个部门人士,独家获悉,银行已传达或开始履行多项应对异常跨境资本流动的风控政策,其中部分政策是外汇管理部门的内部口头指导。

  第一招,在个人业务方面,正如“换汇中介”王先生感受到的“难度”,“愉见财经”也从银行方面获悉,一些银行的基层行已开始对换汇资金实际用途加强审查,其中最为明显的管控,是不鼓励“多对一”,即不能使用多人额度为一人外汇需求换汇。

  王先生或许还没有意识到的是,他所“借用”的每个人头额度,都会在银行那里被严格查验:内容包括该客户近期的购付汇记录、境外收款人的收汇记录。类似“蚂蚁搬家”的分拆资金换汇出境以规避限额监管,事实上并逃不过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的火眼金睛。

  而比此更需要引起资金出逃金主们注意的是第二招,已有地方外汇管理分支机构要求辖内商业银行每周前十位资金外流客户名单,大额资金流出都将被严格监测,并形成“关注名单”。银行方面如果有重大事项漏报、瞒报,甚至会被外管部门进行“警示谈话”。

  第三招,是在银联层面加强境外商户MCC(商户类别码:用以标识商户主营业务范围和行业归属)管理,并通过MCC对诸如境外保险、境外房产购买等类商户产生的资金外流加以管理。“愉见财经”从多家银行的卡业务部门获悉,已收到来自银联国际的对类商户的银联卡刷卡限额通知,比如对在购买保险设单次刷卡5000美元限额。对于一张银行卡发生的大额高频交易,发卡行接外管,要予以关注和确认。而从银联方面来看,虽理论上对类商户的限额设置早前已有,但近期业务管理得到了“强化”,并纠正了一些境外商户MCC套码等问题。

  银联方面回应时称其“通过商户监测、数据分析等方式,持续完善业务规则,确保对监管政策的执行效果和业务依法合规”。

  第四招,是个别银行已对外币理财业务“不鼓励”。“愉见财经”从某股份制银行一家分行相关业务负责人士处获悉,该行已经内部叫停了外币理财新产品的创设和推出。“现在就把存续期间的客户外币理财到期兑付掉,暂时不再新增新发售产品了。”而这样的做法,实际也是降低了换美元存放银行的保值增值吸引力。

  而从银行自身的考核来看,第五招,如上文张行长遇到的情况,个别银行已降低或取消了基层行售汇业务的薪酬费用励,以此调节银行方面业务销售积极性。

  第六招,是加强离岸转口贸易管控,比如已有银行分行,要求在客户在同一个港口的同一单贸易,只能用同一个币种进行,且只能在同一家银行办理,也就是让业务封闭运行,便于。如若不然,就会视为有虚假贸易套现可能性而要求企业提供更多单据等证明材料,审慎办理业务。

  跨境贸易“异地客户”是被多家受访银行提及的第七招“堵截”方式。比如,如果有企业舍近求远办理异地或保税区交易的,都将进行比从前更严格的审查。有些银行的分支行则是直接内部叫停异地客户业务。

  第八招,是银行对其“远期售汇”的管理,无论是在资本项下还是经常项下。比如,在对客户申请办理外债还本付息手续时,有银行发文重提,要求各分行严格执行外汇局相关提前还款,即只要贷款合同中没有提前还款条款的,一律不得办理提前还款;企业的境外直接投资也不能随意提前购汇,且对成立时间较短的有境外直投需求的公司加强业务审核;而在贸易项下,比如有企业几周后需要完成一笔对外付款,“本来客户提供贸易合同,我们在操作中经常允许客户提前购汇,但现在,客户最多只能在实际支付日提前5个工作日购汇,再早就不行了。”上述银行从事贸易金融业务的赵经理说。

  在“远期售汇”方面,除了业务上管控更严以外,一些银行还受命加强客户财务中性管理的引导,希望促使客户不过度关注汇率走势或盲信汇率预期言论,而银行方面也不因汇率波动向客户征收风险准备金等。